《裕书先生》又名植物效应(全本)完整在线免费阅读-羞羞腐漫圈

最新耽美漫画【裕书先生】又名植物效应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漫画

《裕书先生 》

简介:”警官被派去解救困在家中的青年,据说是吃了外星果实,会导致人失控忍不住扑倒他。 警官:“你放心,就算全世界只剩你一个人,我也不会对你下手的。” 裕书看着警官递过来给他自保的刀,不知所措。 后来,尘埃落定,越过深渊,警官脱下制服,对他说:我们结婚吧。”

植物效应羞羞韩漫(www.sr969.com)免费提供![百度云+各网盘资源] 韩国漫画韩漫【高清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漫画

共77章 上架:2020-03-01 更新:2020-08-01

本平台还提供大量优质漫画:《独家放映》,《租金转折点》,《超级吸引力》,《贴身教练》,《爱上男闺蜜》,《定时开启》,《夜画》,《野画集》,《勾引alpha的方法》,《工读生真宇》,《觉醒周期》,《双重合同》,《臣服关系》,《无法拒绝》,《巴尔多宫》,《耻辱应用程序》,《临时借宿》,《看脸时代》……

开始阅读,第二话:去我家

插文阅读:第七章:你对吃货有什么误解吧

      “咕咕咕!咕咕咕!”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两魔当众鸡儿撒狗粮,那二十多只鸡齐心协力的开始制造噪音抗议。

      众鸡儿一叫,就把魔尊之溪从女色天堂中唤回来了,立马就正色道:“咳咳,你,从现在开始搬出寝宫,不要再回来了。”

      这正经而又绝情的话语,从刚刚还搂着人家小蛮腰的色*魔之溪口中溜出来,当真是惊煞卫楠也。

      当然,反应最大的当属小魔女了,那小魔女又是不甘心的黏上去,娇滴滴道:“尊上~您在说什么呢?”

      “哦?你不明白我说的话啊?”

      魔尊之溪说完之后,一扬手就把黏在他身上的小魔女给甩出了寝宫。

      卫楠:“???”这么狠?

      寝宫外是女魔哭天喊地的声音。

      魔尊之溪甩了魔女之后,好整以暇的整理自己的衣裳。

      卫楠生怕自己也会被魔尊之溪就这样甩出去,于是他很有自知之明的默默放下肩上的二十多只山鸡,正想慢慢的自己滚出寝宫。

      岂料,魔尊之溪揪住了他的铠甲领口,连他带鸡儿的拎进了寝宫主卧边上的小偏殿里。

      偏殿中,是装饰得粉红色满天飞,轻纱帷幔飘扬,香炉薄烟袅袅。

      之前,就在刚刚魔尊出战之前,还是觉得这个偏殿的装饰是挺好的,但是现在魔尊之溪却是觉得这个偏殿的每个角落都不合他的眼。

      更是不符合他刚刚捡回来的这个小魔兵的身份。

      于是魔尊之溪又把卫楠连鸡儿再领出来,放在庭院中,之后他抱手搓指暗自思量。

      卫楠被强迫性的按在地上坐着,看着魔尊无法无天的一番举动,卫楠眉头皱得相当深。

      心情就是更加的惆帐,为什么到现在了,他都还摸不清这个魔尊之溪的路数呢?他这传书穿得有些磕碜了。

      “哦,本尊知道怎么改了!”魔尊之溪咋咋呼呼的吼了一下,然后就低头看着卫楠,道:“你在这儿坐着看好本尊的鸡儿,本尊等一下来拎你进去。”

      说完转头,那暗红色的发梢甩了卫楠一脸。

      “欸,其实……不用你拎……”我自己能走。

      卫楠后半句话他自觉得没有必要说下去了,因为他的那个魔尊无法无天已经进去了,鸟都不鸟他。

      ——哼唧!为什么他的穿会是这个样子的?别人穿都是山珍海味吃着,白玉金针戴着,美女温柔乡里倒着。

      怎么就他这里就是刚来就被千人踩万人踏,还被一个自称你得不到的男人、简称BUG的白光上身,上身就算了,还没什么动静了。

      完了之后还被‘亲儿子’抱着威胁着豆腐吃着,现在居然还被勒令坐在庭院中,看鸡儿!?看鸡儿?!

      十五分钟之后。

      魔尊之溪从偏房里走出来,容光焕发,龇着他那口白牙向卫楠走来。

      见他作势真的是要将他拎起来,卫楠连忙自己站起来并且乖巧的挑起鸡儿,道:“魔尊,不用麻烦您了,我挑吧!”

      “……”魔尊之溪眉头动了动,最后收手,欣慰道:“你这个小魔兵倒还是乖巧的很,不错,没白捡。”

      卫楠:“……”

      这个傻儿子,搁他这儿自觉优越的很了?

      到了偏殿门口,魔尊之溪一甩头发,哼哼道:“偏殿本尊已经收拾好了,你今后就住里面,做饭煮菜都在偏殿里面,怎么样本尊的这个改造很体恤你吧?这样设计是很方便吧?”

      卫楠挑在肩上的二十只鸡儿,他是拿不稳了,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众鸡儿惊魂咕咕咕乱叫并振下乱翅漫天。

      看着这偏殿的设计,卫楠的下巴都快要惊掉了。

      我谢谢你麻麻个喇叭哦!有你他瞄这么设计房间的吗?

      好好的一偏殿,你不给你的暖床小魔女们睡,改成这样就想把你爸爸关在这里了?

      啊?畜生啊?

      偏殿最里是一张软塌,之后就是灶台火炉,锅碗瓢盆样样齐全,还放了几个笼子。

      尼玛,之溪您也真是个魔才了啊。

      一个偏殿你居然改成了卧室、厨房、家禽圈三位一体了!

      屋内设计鬼才啊!

      见卫楠一副吃了屎相当吃惊的模样,魔尊之溪心道这个小魔兵是被他的改造能力给征服了,当下便傲娇的差点就来了个甩头舞,“哎呀,好了好了,本尊很厉害本尊知道,以后你跟在本尊的身边久了就习惯了,回神了回神了。”

      卫楠扯出了一抹比嚎丧还要难看的表情,“那魔尊,今后我就得一直住在这里吗?”

      魔尊之溪:“对啊。”

      卫楠:“您真的打算就这样把我一直留在您的身边吗?”

      魔尊之溪:“嗯。”

      卫楠:“可是小的也是魔族的小魔兵,想为魔族奉献一份力,小的还是回到战场上比较好。

      承蒙魔尊不弃,但属下还是觉得保卫魔界才能体现出小的的魔生意义。”

      魔尊之溪:“可是刚刚你当逃兵了。”

      卫楠:“……”

      魔尊之溪:“你这种老鼠屎,本尊若是把你放回战场,本尊断定你下一次不当逃兵就是叛变了。”

      卫楠:“你看我面相是会当奸细的人吗?”

      魔尊之溪:“很像啊。”

      卫楠:“你……我可是你爸爸!!”

      “……”魔尊之溪眨眨眼,眼中尽是疑惑:“霸霸是什么东西?”

      卫楠脑一抽,出口就道:“你老子!”

      此言一出,只见魔尊之溪眉头灵性一皱,眼神复杂。

      就在卫楠以为魔尊之溪会抬手给他一把巴掌的时候,魔尊之溪只是眯眼一笑,道:“小魔兵,本尊饿了,快将这些鸡儿全都给本尊烤了。”

      “???”卫楠愣住了:“全……全都烤了?”

      这个傻儿子话题转得有点快啊!还有这些鸡儿全烤了?不留明天的份儿了?

      魔尊之溪舔了舔自己的牙尖,拂袖从卫楠的身边走过:“快点烤,别让本尊等久了!”

      说完噔噔蹬的走回隔壁的主殿去了,走的时候,这位魔尊像是得了含笑步步癫的症状一样乐呵。

      ——等一下他就让这个小魔兵好看,居然想当他老子!

      魔尊之溪走了之后,只剩下卫楠傻子一样站在原地,还有满地胡乱扑腾的鸡儿们。

      卫楠呆傻了三分钟,最终他重重叹气,抬手挑起面具抹了一把辛酸泪。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哟,好好的当个扑街写手,老天还不同意,偏偏让他来个穿越,而穿越就罢辽,居然还要面对这么一个即使是他还未设定性格但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性格已经严重OOC的男主角。

      好好的魔尊,纵使他之前写完结的后传里面说历代魔尊皆是吃货,但是现在之溪这哥们显然是对吃货这两字有什么误解了,硬生生成了个饭桶了!

      心里骂骂咧咧一通之后,卫楠卸甲杀鸡。

      当下别管其他了,要是没把烤鸡送到傻儿子的面前,他肯定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卫楠边杀边烤,好了一只就立马往隔壁送去,魔尊之溪则是光着脚晃哒的半倚在座位上一只接着一只啃。

      看着魔尊之溪那种好似饿鬼一般的吃相,卫楠就忍不住皱眉了。

      魔族生来不必像凡人一样需食五谷才能存活,魔族只需要吃空气就可以活蹦乱跳了。

      但是魔尊之溪现在这种吃相,卫楠他……看着就有点想吐了。

      因为卫楠现在自己也是个魔,他看着魔尊之溪吃得满嘴油腻,心下就有点不舒服,恶心,看他吃得太多了。

      现在都他妈是最后一只了,不腻吗?

      还是说他烤鸡的手艺很好?不能啊,他以前没干过这活啊,他刚刚只是胡乱烤的。

      “还有吗?”魔尊之溪嘴里挑着一根骨头,抬头问傻杵在一边的卫楠。

      卫楠立马站得直直的,保证自己不能再在这个傻儿子的面前出错了,谁知道傻儿子吃饱了会干什么,万一他一个高兴了就照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他的小脑袋可不经他再拍了,傻儿子下手没个轻重,把他脑袋给拍掉了他就归西了。

      他现在还想在这里溜达溜达,万一他一个不小心就回去了,到时候他的书就好写些了不是?

      “回魔尊,鸡儿已经没有了。”有了在这个世界笑着好好活下去的念头之后,卫楠的回话也是乖巧了。

      虽说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这个世界所有人的爸爸,但是事实证明在武力值方面,他其实不是爸爸,是孙子。

      魔尊之溪眉头一皱,道:“算了,明天你再去给本尊随便找点能吃的,本尊不想老是去人界那里偷吃凡人的东西了,以后就你来给本尊做饭吃吧。”

      卫楠:“可是……我们魔不用吃饭的呀,魔尊你为什么要执着着要吃东西?”

      啧啧,这傻儿子,听他这话,好像之前他都是去偷人家的饭菜吃啊,堂堂一代魔尊怎能做出此等拔葵啖枣之事?丢魔!

      魔尊之溪站起身哗啦红光一闪,他身上就换了一套轻薄的衾衣,“但是本尊就是想吃啊,之前本尊问了魔宫里的魔,谁会做吃的,但是他们都摇头了,现在很好了,你会做,并且还能吃,以后给本尊喂食这种事情就是你来做了。”

      说话间,魔尊之溪已经躺到帷幔朦胧摇曳后宽大的软塌上了,并且拍拍身侧。

      卫楠见他的动作,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个饭桶儿子睡觉就睡觉,拍床单算什么意思?

      “既然魔尊想歇息,那小的告退了。”语罢还未来得及转身就中了魔尊之溪的净身术,原本他是一身鸡毛,现在都被拾掇干净了。

      卫楠:“???”

      什么意思啊这是?

      “爹爹,过来陪本尊睡。”榻上,魔尊之溪支颈而卧,薄唇勾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