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爱漫画《不准kiss》双男主在线撩(2话)开始阅读-羞羞腐漫圈

$【彩虹耽美漫画】热门推荐《不准kiss》小说TXT_无弹窗全文免费观看!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漫画! 【百度云无删减漫画】《吻我骗子》韩国热门【高清版+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番外】免费版已上线!

不准kiss

简介:一吻就流泪?! 大学入学当天,外表俊俏、一呼百应的海彬从第一次见面就受到了时律刻薄的对待,但却因此怦然心动。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进入时律屋里的海彬! 看到朋友发来的恶作剧GV后,被气氛所感染,情难自抑的海彬亲吻了时律,却遭到对方猛烈地拒绝,甚至躲起来不联系。 那么,海彬能不能帮助时律克服无法接吻的心理创伤呢?

前景:共20章 上架:2020-03-01 更新:2020-11-14

链接:【完结+番外+百度云+网盘+无删减+推文+限时免费+高清版+无弹窗+下拉式阅读+最新资源+生肉】无遮版由 羞羞漫画(www.sr969.com)免费提供! [百度云+各网盘资源]

导读:#剧情 #女频 #古风 #同人 #基情 #双男主 《不准kiss》免费全集在线观看、《不准kiss》漫画下拉模式在线阅读在线观看、《不准kiss》免费阅读漫画、《不准kiss》漫画全集无删

更多热门推荐:《全新身份》|《X虐待部长》|《房外的忠诚》|《友情客串》|《如此讨厌我的话》|…《贡物》|《拥抱不祥者》|《就算是谎言》|《绝望教室》|《再续前缘》|《我的主播男友》|《我的房友》|《放映时代》|《危险合作》|《升温》|《爱憎缺乏》|《我同学的取向》|《裤兜里的保温杯》|《地铁环线》|《帮帮我吧,大叔》|……《吻我骗杀人魔勒韦林的浪漫晚餐》|《不朽《治疗方式》|《卿负相思》|《狗和狼的时间》|《欧米伽的恋爱》|《英伦式流言》|《吸血鬼怪物》|《重逢》|《甜蜜宝贝》|《爱书》|《爱上另个我》|…

第二话: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hanman

插文阅读:第7章 永诀

林舒被囚于冷香园。

门外多人看守,铁锁将门锁得严严的。

她被诊出了有孕。

沈遇书并未打算要这个孩子。

外面传来脚步声,门锁被打开。

苏绾玥慢步走了进来,婢女碧绿的手里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汤,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苏绾玥在林舒的面前站定。

抬手比划,“王爷要我把这个给你。”

她唇角勾了勾,告诉她是断子汤。

林舒坐起来,伸手接过,喝之前轻轻说道:“替我谢王爷了。”

苏绾玥眉心一怔。

林舒一口将药喝了。

碧绿接过碗,抬眼看自己的主子,苏绾玥抬手,屏退碧绿,随后在林舒的床边坐了下来。

“是我向你父亲告的密。”苏绾玥开口,声音柔软,“原本,我只是嫉妒你能嫁给言宁。”

林舒蓦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许久林舒笑了,笑自己的无知。

原来她没哑啊。

苏绾玥从怀中掏出帕子来,塞到林舒的手里。

“如果有下一世,别再这么傻了。”她睫毛颤动,“街头上那么多卖身葬父的,有几个是真的呢?”

也只有林舒,当了真。

起初,她装哑,不过是为了多博些同情。

苏绾玥看着林舒因绞痛而苍白的脸,一时之间竟然没与初见她时的模样联系起来。

那时候的林舒,骄傲张扬。

她曾当街拖行拐卖孩子的假妇人,却被传嚣张跋扈,无法无天。

就连沈遇书,也信了。

所以碧绿告诉沈遇书,她曾差点死在林舒手里的时候,他也毫不怀疑的信了。

身下被褥尽数被血染湿,苏绾玥有碧绿搀扶离开,铁锁重新锁住了一室的寂静。

林舒睁着眼看着,脸上血色褪尽。

朦胧中,她好像回到了质子宫,看到那个小瞎子满手是泥,乖乖的等她给擦干净的模样。

……

三日之期很快就到了。

天未亮。

林舒便坐起来,从桌上的小匣子里拿出了一块长命锁细细的端详。

金锁上刻着林舒两个字。

父亲曾说,希望她一生安乐无忧才取的这个名字。

她细细摩挲着凸起的字,锁上隐约的映出她的面容来。

她生的像极了父亲。

那年,其兰攻打大礼,战到十五日时,父亲找到她,问她是否还喜欢沈遇书。

他还说他有一件东西,世人都惦记。

他还说,那东西足以为她换一桩好姻缘。

她问起战事,父亲笑笑,叫她不要担心。

两日后,战事停了。

她站在城墙上,看着身穿银色铠甲的沈遇书骑着马步步后退。

又是两日,她迎来了上门求亲的人。

等来了求娶别人的人。

林舒将长命锁系在脖子上。

她起身,从床底下翻出一个小箱子,用手轻轻地拂去上面的尘。

箱子里只放了一只笛子。

笛子并未被精心装饰过,刻的也很粗糙。

这是沈遇书在大礼为质的第三年,送给她的。

林舒轻轻摘了眼罩。

将笛子抵于唇边。

行至门前的沈遇书脚步一顿,回头望去。

这曲子……

他大步的往冷香园走。

却在半路被冬壬急叫住。

“王爷,行刑时间要到了,耽搁不得了。”

沈遇书回头又看了一眼冷香园,终究是出了王府。

……

刑街口,大礼前皇族全部跪在行刑台上。

为首的便是林舒的母亲和哥哥。

令牌丢下,刽子手落刀,血花飞溅。

与此同时,冷香园火光冲天。

尖叫声此起彼伏,粗锁链断不开,那钥匙在沈遇书手里。

而沈遇书还未回来。

当他终于赶回来时,火光映红了湛蓝的天,黑色的浓烟弥漫。

小桃哭晕在了门前。

而林舒,自始至终未踏出房门。

轰的一声,房屋倒塌。

沈遇书被十人合拦在门外,直到最后一点火消弭。

所有的一切都化作焦炭,床榻上,焦黑尸体被搬开,露出了压在身下,还有半截未被烧黑的竹笛。

竹笛最下端,歪歪斜斜的刻着一个朝字。